当前位置:吉兴隆职场南京退役军官南京军区某防化团依据《内务条令》举行仪式—— 退役军官首次向军旗告别
南京退役军官南京军区某防化团依据《内务条令》举行仪式—— 退役军官首次向军旗告别
2022-09-04

对单荣斌的,团党委“一班人”进行了认真讨论。有人认为,尽管条令可以举行,但没有作出强制性要求,况且仪式只是个形式,可搞可不搞。“《中国人民解放军思想教育大纲》第十二条第九款明确,‘仪式庆典激励’是我军开展思想教育的十三种方法之一,尽管向军旗告别只是个形式,但却能激励转业军官,也能教育感染官兵,应该按照条令认真举行。”朱建忠的话引起了大家的共鸣。最终,团党委决定,从今年起为转业军官举行向军旗告别仪式,并为去年的转业军官补办仪式。

为转业军官举行向军旗告别仪式,这在该团历史上还是第一次。

“虽然脱下军装有大半年了,但再一次站在军旗面前,在庄严神圣、刻骨铭心的气氛中,我回想起了部队的培养,在退伍誓词中重温了部队优良传统,我一定始终保持军人的本色,在地方建设中再立新功,再创辉煌。”仪式在官兵热烈的掌声中结束后,原一营副员成杰满含热泪,激动地表达。

既是仪式更是生动的教育课

“迎军旗!”记者在告别仪式上看到,伴随着铿锵的军歌,擎旗手将八一军旗挥起。这一刻,所有转业军官都饱含着热泪,最后一次向军旗。

“没想到,自己伴随激昂的入伍誓词踏入军营,却在‘静悄悄’中结束了军旅生涯。”前年转业的该团原副平认为,20多年的军旅生涯画上句号时,有一种不辞而别的感觉,内心感到非常遗憾。

这几乎是所有转业军官心中的一个遗憾。原宣传股长刘迎春说,他为几批退伍战士举行过向军旗告别仪式。每到此时,所有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涌起一种神圣感和自豪感。一些战士告诉他,向军旗告别后,就像是对组织、战友许下了一个承诺。轮到自己转业离队时,刘迎春却缺少了这样的一个仪式,心中怅然若失,总觉得是自己是“悄悄”离队。

在观礼的人群中,军嫂们也都是眼眶湿润。“今天在这个隆重的仪式上,我体会到了军人的荣誉,我相信我们家荣斌一定能在市场经济浪潮中再干出一番事业。”单荣斌的爱人李红平表达了对丈夫的支持。

“除了这些客观原因外,当然主观上也存在我们对这一环节重要性的认识不到位。”在采访中,张永江坦言,以往在做军官转业工作时,重心都放在了安置环节上,对离队这一环节不够重视。

“我宣誓,牢记军人职责,永远忠诚于党、热爱人民、报效国家、献身、崇尚荣誉……”随后,转业军官高举右手,齐声朗读退伍誓词,隆重热烈的仪式犹如擂响了催征战鼓。

仪式即教育。只有短短十几分钟的向军旗告别仪式,把转业军官对党和国家的忠诚、凝聚其中,成为引导官兵崇尚荣誉、履行的生动教育课堂。

举行军旗告别仪式有法可依

“参加向军旗告别仪式,让我们拉近了与转业军官心灵上的距离,军人的精气神让我们,他们为国家奉献多年,我们一定努力安置好、使用好。”在观礼台上,驻地有关部门的领导也深受感染。华东某文具供应集团的人事部刘经理当场就要与单荣斌签约,他说:“对国家、军队一往情深的人,对企业、对工作肯定也差不了。”

长期以来,为何军官转业离队不举行向军旗告别仪式?团处主任张永江告诉记者,主要原因是没有形成惯例,而且由于军官转业人员少、离队时间分散,不便于集中举行向军旗告别仪式。

此外,还转业军官邀请直系亲属参加仪式,让家人感受到转业军官的荣耀和自豪;以团党委的名义邀请地方安置部门的相关人员参加,加强军地沟通与协调。

“以往,军官转业只是在全团干部大会上宣布命令,之后自行离队,并没有举行仪式。”去年转业的原三营员谭绪中告诉记者,相比战士退伍集体举行向军旗告别仪式时锣鼓喧天、彩旗招展的庄重、热闹场景,干部转业离队显得比较冷清。

该团在对去年转业军官安置情况进行回访时,确定转业的原军务股长单荣斌拿着《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》,团里每年举行转业军官离队向军旗告别仪式。

为确保仪式庄严、隆重,团党委对照条令要求,严格仪式程序,同时对转业军官进行回访,征求举行向军旗告别仪式的意见,并多次到迎外部队取经,制定了详细的《军官转业向军旗告别仪式试行》,对仪式的方法步骤、时机场合、内容范围等内容做出详细的。针对军官转业离队时间分散的问题,他们对不同规模的仪式都进行了详细,即使只有一名转业军官参加的仪式,也要达到隆重、庄严的效果。

《内务条令》第十五条:“军人退出现役前,士兵通常集体举行向军旗告别仪式;军官可以举行向军旗告别仪式。举行向军旗告别仪式通常与宣布退役命令一并进行,其基本要求和程序参照本条令第十、第十四条的。”对这一,单荣斌认为:“可见,作为规范我军内务建设基本依据的《内务条令》,为转业军官向军旗告别仪式的举行提供了依据。”

军官转业离队缘悄悄

■欧阳浩本报记者刘一伟“向军旗!”近日,在南京军区某防化团举行的向军旗告别仪式上,十几名着军官服的“老兵”胸佩大红花和“转业光荣”绶带,向军旗行庄严的举手礼。他们是该团去年转业的退役军官,这次团里借他们回部队办理手续之机,举行了一次隆重的向军旗告别仪式。